诚信公告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诚信公告

一名法律援助志愿者的援藏情结

发布时间: 2017年08月30日   文章来源:葫芦岛日报 字号:【


本报记者 刘波 “去西藏虽然有心理准备,但实际情况远比我想象的要难。江达县海拔相对高度3100米,刚到服务地时,我先是鼻子出血,后又皮肤过敏,失眠,爬二层楼都气喘,驻地还经常停电。”8月初,接受记者采访时,“1+1”中国法律援助志愿者张晓国刚刚结束一年期的赴西藏法律援助志愿服务工作,对初到江达县的遭遇,他记忆最深刻。

张晓国是我市的一名执业律师。2015年,在女儿上大学后,一个萦绕在他脑海中许久的念头特别强烈地跳出来:人这一辈子,应该做些自己喜欢而且有能力去做的事情,让人生多一些色彩。有了这个想法后,他就很关注新闻。2015年年底,无意中听说了无手志愿律师郭二玲在内蒙古草原开展法律援助活动的事迹,他深感震撼。在进一步了解“1+1”行动后,他对妻子说:“‘1+1’行动很适合我,我要去西藏!”妻子了解丈夫的脾气,认定的事儿十头牛也拉不回来。在家人的支持下,2016年7月,张晓国远赴西藏自治区江达县,踏上了志愿者法律援助之路。

青藏高原最初的“下马威”并没有让张晓国退缩。他对自己说:路是自己选的,无论多难,都得坚定地走下去。在江达县司法局领导和同事们的关心照顾下,张晓国很快从身体上、心理上渡过了“高原反应”这一难关。

江达县属于国家级扶贫开发县,在张晓国来之前,这里没有律师。以前老百姓写个诉状要翻山越岭到近200公里远的外地花钱请人代写,即使这样,诉状送到法院后,当事人对事实和诉求部分仍说不清、道不明,法官审起案子来总感觉头痛。张晓国发现这一问题后,就把“代书”作为法律援助工作的切入点。几起“代书”案件后,江达县人民法院的法官乐了,“张律师,你可帮了我们大忙,以后当事人有事,我们都让他找你去。”

“代书”仅是张晓国开展法律援助服务的一小项,更多的则是参与各种案件的处理。

到达江达县不久,张晓国便接手了一起交通肇事案。肇事司机无力赔偿,保险公司又以“不在赔付范围内”为由拒赔,死者家属感到索赔无望,情绪异常激动。无奈之下,交警队听说来了个志愿律师,就让死者家属到法援中心找张晓国。张晓国了解案情后,肯定地告诉死者家属,根据法律规定,司机和车主难辞其咎,但保险公司也必须在交强险范围内赔付。最终,通过诉讼、调解,在短时间内,张晓国帮助死者家属拿到了24万元的赔偿金。此后,交警队只要遇到麻烦事,就请张晓国参与调解。

去年11月,张晓国接手了一起涉及60多位农民工、涉案金额30多万元的讨薪案件。接手案件后,张晓国仔细阅读案卷并进行调查走访,获得了第一手材料,制定了多管齐下、协调作为的工作方案。一方面直接与施工单位总部谈判;一方面安抚农民工,并请求发包单位协助督促施工单位支付工资。此外,张晓国还与施工单位所在辖区的住建部门协调,如该施工单位拒不支付就将其列入施工黑名单,以此作为谈判的筹码,问题最终得到了解决,农民工拿到了他们应得的工资。

法律援助志愿服务的每一天,张晓国都是忙碌的。办案、“代书”、答疑、化解矛盾、培训、开展普法宣传……江达县一共有13个乡镇,张晓国跑遍了8个,遇上暴风雪、泥石流等险情就像家常便饭。

接待法律咨询169人次;代书法律文书20多份;审阅政府合同、文件15件;进行法制宣传、讲座18场;办理法律援助案件13件,化解矛盾纠纷10起,为受援群众挽回经济损失120余万元。这是张晓国一年的志愿服务工作统计。

数字是抽象的,但数字背后凝结的是张晓国浓浓的援藏情结。一年的时间虽然短暂,但张晓国以他深厚的法律素养和倾情付出,赢得了江达县司法局领导和同事们的认可和尊重,构建了深厚友谊;一次次的调查走访、实施法律援助的实践,也增进了张晓国与少数民族同胞的感情。

据市司法局相关负责人介绍,自“1+1”中国法律援助志愿者行动启动以来,张晓国是我市唯一报名参加此项公益行动的执业律师。采访快结束时,张晓国说,青海西藏条件艰苦,但那里缺少律师,更需要律师,“1+1”这个项目非常好,他会时刻关注,也会随时听从组织的召唤。

链接:“1+1”中国法律援助志愿者行动是由司法部、团中央共同发起的大型公益项目,每年组织一批律师志愿者、大学生志愿者或基层法律服务工作者,到中西部无律师县和律师资源短缺的贫困县服务一年,帮助困难群众免费打官司,促进社会公平正义,为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作贡献。

  

返回顶部】 【打印本稿】 【关闭本页